• note - [无底洞]

    2010-04-20

    四月中旬仍然穿着羽绒服,肩膀疼得像刚刚被人暴揍过一顿。于是人生第一次去拔了火罐,杜小姐说,活像外星人入侵地球。
    伦敦飞不成,于是首都机场逛一圈,买了瓶便宜酒回来。最开心的大概是一个英国老年人旅游团,又可以盘桓遥远神秘的东方几日,在机场即忍不住鼓掌起来。
    整个北方都冷的要命于是还是决定去南方吃一碗鱼丸,以及闻闻榕树的芳香。我几乎忘记了夏天,但非常想要它。想要鲜艳的西瓜晒得灼热的皮肤还有喝下满满一杯冰可乐然后打一个饱嗝的劲儿,那些乌云的金边、一场大雨,以及其后短暂而沁人心脾的凉意……晚上在城市里散步乘凉,有人指着头顶的星星说夏季星座我全部认得。想要走在日光明亮的路上四处张望,熟透的果实自己坠落大地。想要世界饱满懒洋洋。想要人们纷纷如麋鹿般往海滩丛林跑去,然后把自己摊开在沙滩上泳池边久久不动,就犹如地铁口的山东煎饼大叔在面团上打上一个鸡蛋那样从容不迫。而现在他们(我们)裹着大衣,犹如一团团模糊的烟雾弥漫在城市里,姑娘们买下假花花环戴在头顶,丑得要命。